與葉叔華院士關于天文臺的對話
2019-10-08 下午 04:25   作者:阿瑞   
分享

0

阿瑞:

  您好,葉院士,您是大家都敬重的科學家。國慶休假還有一天,先祝您節日好!近日我到了坪石,事因昨天發現了張云院長、鄒儀新教授在韶關坪石塘口村所設的天文臺遺址,天文臺的建筑基座剛剛被發現還在,所以我專門過來,是想與韶關當地討論如何保護這一處遺址。下一步,初步打算復原張云校長、鄒儀新女士建立的天文臺,并保留部分遺址,緬懷抗日戰爭時期天文臺堅守的歲月。特別向您報告這一事情,想聽一聽您對天文臺遺址和天文學的看法?

1

圖為1941年2月7日,虞炳烈主任設計天文臺的圖紙,拱型窗戶是特殊的建筑特征。當他離開坪石后,衛梓松教授繼續負責建設任務。

2

圖為坪石干部和村民首先發現的遺址,據判斷是磚砌的深坑,從歷史照片對比后可以判斷為儀器機座。村民周大哥在挖土時,從土壤的不同判斷這是不是完整的矩型,大家認同他的看法。再分析劍橋大學網站上的舊照片,才發現后一節是條狀的。

3

圖為從劍橋大學校方網站李約瑟研究中心的舊照片中,可以看到天文臺中間是采光部位,與上圖對比才可以判斷出建筑的形式,為坑位的功能判斷提供依據。

葉叔華:

  太好了,天文臺是在當時的廣州石牌校區嗎?

阿瑞:

  不是,是在韶關樂昌坪石塘口村一座稱為“天文山”的山頂上,原來這里被近一米的野草蓋住了,坪石的干部和村民細心尋找后發現的。在1981年的林地證上,這里是標記為“天文臺山”,但多年來沒有人想為什么有此名。

4

圖為從天文臺山平臺鳥瞰武江景色。

葉叔華:

  那里有天文臺嗎?我有點模糊,但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中山大學天文學歷史悠久。

阿瑞:

  是的,抗戰時期,國立中山大學遷址,在韶關樂昌坪石辦學。我查閱了一些歷史資料,您和您的老師前輩們當時做了很多事情,對國家建設做出了很大的貢獻。當時在坪石,張云校長先擔任天文臺主任,接著鄒先生拿起接力棒成為天文臺主任。鄒儀新教授是您的老師吧?

5

圖為1941年《教師手冊》各負責人名單中張云為天文臺主任。

6

圖為1943年《中大現狀》理學院教師名單中鄒儀新為天文臺主任。

葉叔華:

  是的,鄒儀新老師一年級就開始教我,她很能干、又很活躍,是中國最早的女天文學家。

阿瑞:

  您在世界天文學領域貢獻良多,廣東人為有您這樣的科學家而驕傲。

葉叔華:

  只是在天文學取得一點成績,我擔任世界天文學會副主席,是第一位中國人擔任這一職務的。

7

圖為上海天文臺名譽臺長、上海天文臺研究院葉叔華院士在上海天文臺參加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國慶活動上發表講話。(引自上海天文臺網站)

阿瑞:

  了不起!我覺得從文化旅游和愛國主義教育角度來看,講述抗戰時期的烽火學堂的故事對年輕人來說很有教育意義。我看了相關資料,得知您當時是從香港很是艱難地來到樂昌讀書的,是嗎?

葉叔華:

  是的,其實就是“走難”。我記憶中天氣有點冷,當時日本已經占領香港了。我記得是從香港走路到惠州,后來是坐船,我也忘了是怎么轉的,到了韶關等了幾個月才上學,反正當時在韶關也比較冷。

阿瑞:

  當時您在香港讀了幾年書?

葉叔華:

  當時是在香港讀了兩個月高中,從香港到樂昌,用了十幾天的時間,在樂昌就讀了華僑第三中學,當時稱為“僑三中”。內地還有“僑一中”“僑二中”,當時的政府是希望收留海外的華僑子弟,讓他們來讀書。后來日本兵來樂昌了,我就移到了連縣讀到高三。當時中大來連縣招生,我就考入中大數學天文系了。

阿瑞:

  您于1945 年考入國立中山大學數學天文系,那時候已經回到廣 州石牌校區了是嗎?還有什么老師您記得的?如鄒儀新教授的先生葉述武老師。

葉叔華:

  是的,是回到廣州上大學,記得有許多老師還教我們,鄒老師教我天文,葉述武老師是教數學。葉先生留學法國,是梅縣人。

阿瑞:

  他是華南師范學院首任數學系主任,后來的經歷也比較坎坷。 我查找了葉述武的歷史資料,他參與了東方紅衛星的軌道計算是嗎?

葉叔華:

  是的,是他參與設計的,他是非常有學問的人。

阿瑞:

  還想請教您,天文學與航天的關系是什么?

葉叔華:

  航天器的飛行軌道是通過天文臺來計算確定的,航天器要在正確的軌道飛行,軌道不對就會直接撞到月球,有可能失敗。另外,航天器在探索宇宙的時候也可為觀察獲取到地面沒辦法得到的天文信息,兩者相輔相成。

阿瑞:

  今天也很高興能聽到您這么洪亮的聲音,我也看了央視拍攝的關于您的紀錄片,想了解您對于下一步中國天文事業的構想?

葉叔華:

  實際上,現在有一個很大的天文建設及最新的發展,人類史上最大的天文裝置——平方公里陣列(SKA)射電望遠鏡預計于2020年啟動建設,中國是作為七個創始成員國之一,我感到很自豪。

  目前,它已發展到了一定階段,跨國度在全世界范圍內收集了更多的數據來分析天文學,上海天文臺將成為東亞的數據中心。

阿瑞:

  我找到了鄒先生于1944年在韶關坪石塘口村天文臺處抄寫觀察數據的照片,拍攝照片的人是英國的科技史專家李約瑟,當時李約瑟來到了樂昌,我把照片寄給您。打擾您這么長時間了,國慶節快樂。

8

圖1944年鄒儀新教授在天文臺抄寫數據。(李約瑟拍攝)

葉叔華:

  好的,中山大學現在還有天文系吧?

阿瑞:

  好像沒有?

葉叔華:

  有的,好像剛設立不久,關于抗戰時期中山大學數學天文系、天文臺的歷史,你也可以拜訪黃建樹老先生,他是我同班同學。

阿瑞:

  一定找時間請教前輩,中山大學天文學專業我了解一下,再次感謝您!

1

圖為關于坪石塘口村天文臺山天文臺遺址的推測與思考。(阿瑞手繪)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本站所刊文章僅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責任編輯:彭劍波
54张扑克牌读心术原理